在武昌火車站以畫畫為生的流浪藝人江龍友,14歲離家和親人失聯,去年10月受同伙攛掇去搶劫流浪漢被抓獲。警方在破案後苦苦幫他尋家,昨天,在武昌看守所內,21年未見的母子終於得以團聚。上圖為江龍友憑著童年的記憶畫出了媽媽的肖像。
  左圖為媽媽捧著兒子畫的像失聲痛哭。

  失散21年,母親(中)看著兒子的作品又喜又憂。
  失散21年,母子第一次吃團圓飯。
  文圖/記者萬勤 實習生劉詩雲 王亞婷 通訊員王正輝 孫遜
  昨天,武昌看守所,經過特許後,管教解開34歲的搶劫嫌犯江龍友戴著的手銬,給了他白紙和一支鉛筆。江龍友用顫抖的手,畫出了那個已經陌生而又在心中念叨無數次的媽媽的肖像。
  他要把這幅肖像送給媽媽。他在畫上鄭重地寫下“媽媽”,然後再簽上自己的名字,這是他認識的僅有的5個字。
  “媽媽,我爭取早日回家,等我回來。”他委托武漢晚報記者給媽媽帶話。
  1小時後,在武昌鳳凰山派出所,帶著家人,62歲的安徽婦女錢二梅趕來武漢,捧著這幅畫像嚎啕大哭:江龍友,我的兒,21年了,媽媽對不住你,你受苦了!
  江龍友是在武昌火車站以畫畫為生的流浪藝人,要不是他受同伙攛掇去搶劫流浪漢,要不是警方在破案後苦苦幫他尋家,失聯21年的母子倆一輩子也沒有相見的這一天。
  【破案】
  流浪藝人搶劫流浪漢
  2014年10月31日。
  武昌警方接到流浪人員楊某報警:當天凌晨1點,他在武昌火車站地鐵站通道內,被三人持刀搶劫現金1000多元,舊手機一部。
  楊某是在武昌火車站一帶拾荒貨的流浪人員,他只知道其中一名嫌疑人居無定所,有時拿一個紙盒子在地下停車場睡覺,平時以在火車站畫畫為生。
  武昌警方截取案發現場的視頻截圖,對這一帶嚴密佈控。
  11月6日9點40分,民警在武昌火車站地鐵站通道樓梯口,發現一個背著畫板的男子,通過與視頻中的嫌疑人比對後,民警當即將其抓獲,在其身上發現楊某被搶的手機。
  當月21日下午6點,武昌警方在洪山區雄楚大道一網吧內,將涉嫌搶劫的第二名嫌疑人宋某抓獲,第三名嫌疑人袁某仍在追抓中。
  但是,當武昌鳳凰山派出所民警辦案需核實犯罪嫌疑人江龍友身份時,問題來了。
  【央求】
  幫我找找失散21年的家吧
  江龍友供認自己34歲,戶籍為安徽省安慶市正(樅)陽縣拉布隆鄉大卷大隊(音)。
  民警陳偉在網上查詢,無論如何都查不到相對應的信息。對江龍友先後進行了3次提審,江龍友才慢慢道出了他長達21年的流浪生涯。
  14歲時,家裡人讓江龍友拜同村的朱燕宗(音)為師,和他一起到甘肅蘭州給別人補鍋一年多。一次送鍋回來晚了,師父不在,附近的人跟他開玩笑說:“你又出去玩,看你師父回來不打死你。”這下把江龍友嚇跑了,從此一個人到處流浪。
  只讀過半年書的江龍友,雖識字不多,但非常聰明,喜歡畫畫,他跟街邊的藝人學過素描,很快就畫得一手好畫,之後的流浪生活主要靠畫畫為生。2012年,江龍友從成都流浪到武漢,一直在武昌火車站地鐵站通道附近給行人畫素描賺錢為生,平時就睡在地下停車場的地上。
  “我也知道搶錢是犯法的,我認罪去坐牢,只是希望民警能幫助我找到失散多年的親人。”他央求民警。
  江龍友講述的流浪經歷是否屬實?是為了隱藏身份編造的謊言還是真實的經歷?儘管江龍友是 一名犯罪嫌疑人,鳳凰山派出所辦案專班還是變成了“尋親專班”。
  零星的信息從江龍友的回憶中拼湊出來:1994年,江龍友離開了家後,一直沒和家人聯繫過,沒身份證,只記得家在安徽正陽(音,實為樅陽)農村,家裡有父母和兄弟三人,他是老二,還有姑姑、小姨。家的附近有山,有一條江,還有一座塔。
  【尋親】
  民警找到嫌犯離開21年的家
  民警通過查詢、比對,發現安徽省只有一個叫樅陽縣的地方相近。可是,怎樣縮小範圍、確定具體村落成為一大難題。
  去年11月30日,專班民警搭上了去往安徽的長途汽車。第二天,民警們輾轉到達安徽省樅陽縣,通過樅陽縣公安局初步鎖定了一個叫拉布隆的地方,只是周圍一共有四個鄉,被高高低低的山坡圍繞,交通不便。民警走訪了兩個鄉的鄉幹部,結果令人失望。
  第三天一大早,初冬的山裡下起了大雪,山路泥濘濕滑,行路越發艱難。民警們撿起路邊的樹枝當拐杖,一步一滑地走向第三個鄉——會宮鄉。
  會宮鄉一位老鄉長回憶:20多年前,聽說過有一家姓江的兒子不見了。當地熱心的老戶籍、該鄉所有的村總支書記,一起幫忙查找。終於,該鄉拔茅村的總支書記朱長旭傳來消息,他們村有一戶姓江的人家在21年前兒子走失。
  民警們趕到後,眼前的景象讓人心涼:家裡只有一位老人躺在床上,由於老年痴獃生活幾乎不能自理,無法與人交流。妻子和兒子遠在外地打工,一時無法聯繫。所幸當年帶江龍友出去打工的朱英中(江龍友音為“朱燕宗”)也在村裡。
  朱英中對經歷的具體時間和細節已有些模糊,但可以確定的是:21年前,他帶著江大毛家二兒子江龍友到蘭州補鍋掙錢,後失散了,當時江龍友大概是14歲。
  上月4日,民警攜帶江大毛的DNA樣本和江龍友的戶籍證明材料回到了武漢。
  【團圓】
  母子重逢潸然淚下
  村支書朱長旭通過江龍友的親戚聯繫到了他的母親錢二梅,錢二梅無法相信,自己失散21年的兒子被找到了?!她從杭州趕回了老家。
  上月16日,錢二梅在村支書朱長旭、侄女朱小會的陪同下,來到武昌區公安分局鳳凰山派出所訊問室內。
  “你有幾個兄弟?”
  “我兄弟三人,我是老二。”
  “你爸爸媽媽叫什麼名字?”
  “我的爸爸叫江大毛,我的媽媽叫二梅。”....。。
  面對錢二梅提出的問題,江龍友遙遠的記憶里只記得這些小名,但這已不重要了,越來越激動的錢二梅捋開江龍友右邊眉毛,裡面的一處不規則的陳舊傷疤清晰可見,“八九歲時被狗咬的。”江龍友平靜地回答。
  錢二梅再也掩飾不住內心的激動,抓住他的手放聲痛哭:“是我的兒子,是我的兒子,是我失散21年的兒子啊……”
  江龍友也許是不願母親看到自己現在落魄不堪的樣子,一直沒有開口相認,只是眼裡閃著淚光。
  民警特地為江龍友在看守所請了假,併為這對久別21年的母子準備了簡單的團圓午餐。此刻,連用來訊問嫌疑人的訊問室都顯得那樣溫馨。錢二梅一直看著兒子,一隻手一個勁地為江龍友夾菜,一隻手抓著兒子的手不願鬆開,江龍友也往媽媽碗里夾菜。
  “媽媽……”江龍友一聲呼喚,讓62歲的錢二梅老淚縱橫。
  【釋疑】
  21年來到底發生了什麼
  昨天,錢二梅帶著兩個侄女趕到鳳凰山派出所,而另一個當事人朱英中也聞訊趕來。
  武昌警方向錢二梅移交了江龍友的私人物品,其中,20多幅江龍友的人物素描作品,有周迅、劉德華等明星,還有普通人物,每張畫都畫得惟妙惟肖,已有相當的水準。錢二梅說,兒子江龍友從小就十分聰明,只讀過半年書,但老師讓學生畫一隻公雞,全班沒有一個學生能畫出,江龍友卻畫得活靈活現。
  1994年二月十四(農曆),由於家裡窮,錢二梅將江龍友托付給朱英中去蘭州補鍋謀生,校長和老師聞訊趕來時,孩子已經走了5天了。
  “我對不起這孩子,他在外流浪21年,吃了多少苦啊。”錢二梅對記者說著說著又哭了。
  孩子失散後,老伴的身體慪垮了,錢二梅也一直在尋找兒子的蹤跡,這麼多年,她都在外面打工,希望奇跡出現,在路上與兒子偶遇,沒事時到流浪者集中的地方去找,有時候看見一個背影像兒子,便走過去端詳。為此還挨了不少白眼。
  47歲的朱英中作為江龍友失散多年的當事人,從來沒在村裡抬起過頭,無論他再怎麼解釋,許多人都認為孩子是被他拐賣了,有人還認為是被他謀殺了。儘管江家人對他也沒什麼過分的要求,但他還是罄盡所有家產,湊了1萬元錢賠償給了江家,為此,他足足還了3年多的債,好不容易才娶上媳婦。21年來,他見了錢二梅一家也不好意思打招呼。
  現在好了,朱英中伸手與錢二梅相握。
  失散當年畢竟有14歲,為什麼不自己找回家?江龍友說,他沒怎麼讀書,當時最遠只去過大姨家,也不知自己在哪個鄉,上世紀90年代曾被收容遣回過樅陽,但自己說不清家在哪裡,有關部門給了30元錢讓他自己回家。可家在哪裡?
  這些年來,江龍友流浪到過蘭州、上海、成都、鄭州等地,當過建築工,乾過苦力活,曾經靠畫畫積攢了5萬元,但由於沒有身份證,錢無法存進銀行,只能把它花了,不能住旅社,就在街頭露宿。
  來源:武漢晚報
編輯:SN098
創作者介紹

娛樂

av08avmau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